17岁女红军被俘,被马步芳奸污后赏给传令兵,逃跑时再遇杀人魔头

17岁女红军被俘,被马步芳奸污后赏给传令兵,逃跑时再遇杀人魔头

1937年初的一天,西宁的马家军匪首马步芳,见押的女红军俘虏党文秀年轻漂亮,不顾小党拼死抵抗,便强行奸污了她,后又顾及小党桀骜不驯,将她赏给他的传令兵马威。当天晚上,党文秀在忍受了马威屈辱后,趁他睡着之际,偷了他的枪和服装,逃跑了。可是在人生地不熟的西宁街头,党文秀又被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马威的亲哥马英发现了,……

17岁的红军女俘党文秀

女红军党文秀,1920年生于四川省巴中县城关的一个贫民家庭。1933年,年仅13岁的党文秀就参加了红四方面军。因她天生的一副好身段,个头高,人又长得十分可爱,被分配到红四方面军新剧团当舞蹈演员。

党文秀是一个性情刚烈的女舞蹈演员,战友们平时都亲切地叫她小党。

小党,性格开朗、乐观,在长征中即使三过草地,也没有磨掉她脸上的笑容。她工作既认真又泼辣,谁要是干了坏事,她决不客气,会当场拉下脸来和你算账。因此,大家都把她看成既十分讨人喜欢、又威严不可侵犯的小天使。

长征胜利会师后,为打通经河西走廊、新疆至苏联的通道,她又跟随西路军西征河西走廊,编入西路军总政治部前进剧团。

西路军接连失利,兵败祁连山,损失惨重,许多红军或牺牲或被俘,仅小部分红军突围出来。

1936年12月5日,冒着严寒,前进剧团的演职人员100余人,前去刚刚经历古浪战役失败的红军九军军部慰问演出,当她们从甘肃永昌城出来,向东行至几十里的戈壁滩郭家下磨村(已经是没有人烟的一个土围子)时,遭遇大量马家军骑兵围攻,从清晨一直战至傍晚5时左右,子弹、手榴弹都打光了,用来砸敌人的石头、瓦块、木棒也所剩无几了,战至最后,许多男演员都牺牲了,剩余30余人将枪支,或埋掉等待将来取出,或砸烂为了不让敌人得出,敌人攻进了土围子,她们都被俘了,小党也在其中。

敌人先是将她们押至武威关押了几天,不久又将她们押至马家军的老巢——青海省西宁。

舞鞋事件

党文秀和难友们一起,经过长途跋涉,被敌人押到了西宁。在行进途中,马家军的匪兵见她年轻又长得漂亮,就想调戏她。她根本不怕生命,对敌人愤怒地破口大骂,敌人又气又恨,无可奈何。

(马步芒和蒋介石)

来到西宁后,马步芳效仿红军的前进剧团,组建了西宁“新剧团”,小党和王定国、刘明清、陈××、孙桂英、黄光秀、宋时华、赵天林、李汉炳等前进剧团的女红军都被编进了 “新剧团”,马步芳又命令他的参谋长负责看管新剧团人员。

这些剧团的被俘人员,虽然被软禁了,但是她们时刻不忘红军身份,同敌人斗智斗勇,甚至唱红军歌曲。

有一次白崇禧来到西宁视察,马步芳举行了欢迎舞会,让新剧团女文工团员跳舞。红军女俘们,想给敌人点颜色看看,让马步芳难堪。

(白崇禧)

舞台上,党文秀身着红色短裙,肉色长筒丝袜,黑色高跟无带浅口皮鞋,她的美丽使在场的国民党军官垂涎不已,舞台下,则着以白崇禧和马步芳为首一众国民党官员。正至精彩处,党文秀突然飞起一脚,一支舞鞋准确地砸在第一排白崇禧的茶桌上,茶水溅了白长官一脸。这就是有名的“舞鞋事件”。

负责剧团管理的敌人参谋长气坏了,大发脾气,可是党文秀据理力争:“鞋那么重,跟儿那么高,还没有鞋带,舞曲又是那么快,跳起来不由自主地就掉下来,我有什么办法呢?”

党文秀受辱携枪逃跑

马步芳见小党非常漂亮,不顾小党百般挣扎,就将她强行奸污了,后来觉得小党性格刚烈、桀骜不驯,又把她赏给了亲信——传令兵马威。党文秀再次受辱,可是他不甘心屈服敌人淫威,就在这天晚上,她趁马威睡着了的时候,穿上马威的军服,偷了他的手枪和子弹,跑出门外。

只要有一线希望,党文秀都要逃跑,绝不在此受辱!

很不幸,在陌生的西宁街头,小党被西宁公安局一分局值班的马英发现了她。马英是马威的亲哥,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无奈,小党又赶紧跑回了马威家中。17岁,还是一个孩子般的年龄,接连遭遇敌人摧残,其内心的恐惧,谁又能体会呢?

马英也跟着追进了家门。此时,马威还在睡觉,马英气冲冲地把他叫醒,并痛骂一通,粗心、无能。

党文秀这次带枪逃跑失败了,敌人没有放过她,马威把党文秀毒打了一顿。

马英将这事汇报给了马步芳,说马威管不住党文秀。

马步芳找来马威,对他说:“党文秀给你当老婆不合适,你们分开吧;你可以到女子师范学校去挑,你看中谁就给你谁。”

党文秀就这样脱离了敌人的淫窟,再次回到了“新剧团”。

过了一段时间,马威不甘心,雇了一辆马车,把党文秀又强行接回家中。当马车到家六前时,马威在腰里掏了半天,没有掏出钱来,党文秀便向马英的老婆莫枝华说:“嫂子,先借给我一块钱!”

车夫这才拿到了一块银圆,离开走了。

(前进剧团战斗遗址)

党文秀光荣牺牲

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马英接到了一个电话,马步芳在电话里向他怒吼:

“党文秀又叫马威私自领走了!你知道吗?”

“军长,我两天没回家了,不知道这事。”马英诺诺地解释说。

(马步芳)

“马威,这个混账!真是胆大包天。我们正在等党文秀跳舞,真耽误事。我已经派马有福和尕保子去找你了。你等着,你领上他们两个人,去把马威和党文秀给我立即抓回来!”

没一会儿,马步芳的传令队长马有福、还有传令兵尕保子,急匆匆地来了。马英领上他两个人,又匆忙赶回家去抓他的亲哥哥马威和女俘党文秀。

马威听到外面动静有异,翻上房顶趁着夜色逃走了。

弱小的党文秀一时无处可逃,就藏进了厨房里案板下面的一个地窖里。

这里毕竟是马英的家,他再熟悉不过了,打着手电,把小党揪了出来。

两个传令兵把17岁的小党带押走了,回去向马步芳复命。

当夜,马步芳当即下令:枪毙党文秀。

凶残的马匪,没有就此放过小党,马有福将党文秀先是毒打一顿,然后又强行凌辱了她,之后才把她拉到南滩的万人坑前。

黑暗中,倔强的党文秀昂首挺胸,怒目而视,嘴里高声地骂着敌人:“你们这些坏蛋,你们杀吧!早死晚死都一个样,我不怕!你们这些卖国贼!土匪!早晚也不得好死……”

在黑暗的夜空里,刽子手的枪声划破了寂静!

参考资料:董汉河著《西路军女战士蒙难记》,后续将分享西路军《女红军黄光秀被马步芳霸占为妾,又沦落妓院的,后遭暗杀》的英烈故事。欢迎留言讨论、关注转发,缅怀先烈,铭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