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建议11月1日设为民营企业家节,你赞成吗?

代表建议11月1日设为民营企业家节,你赞成吗?

文/陈淑莲

疫情冲击下,民营经济发展遭遇到了系列困难。部分地区经济要素流动停滞,直接导致经济停摆,对地区发展造成较大影响。

基于当下特殊的内外环境,以及民营经济对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来自浙江温州的全国人大代表邱光和建议,通过法定程序,将每年的11月1日设为民营企业家节。

他认为,这将有利于释放积极的信号,给民营企业家吃下“定心丸”,以此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

并非先例

实际上,和企业家相关的节日,一些地方已有先例。

早在2015年,福建龙岩市正式下发通知,把每年的7月8日定为“龙岩企业日”,这是由地方政府设立的全国首个“企业日”。

江苏省南通市紧随其后,将每年5月23日确立为“南通企业家日”。之后,西安、深圳、青岛、阜阳等地纷纷设立和企业家相关的节日。

不过,作为民营经济重镇,不少人还是会把温州民营经济看作浙江省乃至全国民营经济发展的“风向标”。

温州瓯江风光。摄影/徐行

其实在2018年,温州就提出“研究设立‘温州民营企业家节’,引导全社会像尊重科学家那样尊重企业家”。并于当年12月29日,温州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设立温州民营企业家节,成为全国首个以法定程序设立企业家节的城市。

这被认为是当地政府对民营经济、民营企业家的又一次肯定。

温州市“两个健康”创建处相关负责人对中国新闻周刊谈到,这对于营造良好营商环境,促进地区经济发展有较强带动作用。

对于已经连续举办三届的温州民营企业家节,这位负责人用“精雕细琢”来形容,“市县联动,每年一个主题,把仪式感做足,在整个社会上形成尊重企业家的氛围。”他认为,只有政府做好服务和保障,才能让民营企业家们“神清气爽”去创业。

实际上,在温州成立企业家节的这几年,各种政策的推行,使得营商环境和之前相比,有较大的改善。如在保护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合法权益的法治环境上,推行涉企柔性执法,同时强调“新官理旧账”,以此增强民营企业发展信心。

数据显示,2020年温州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类犯罪案件数量较2018年下降20.14%,全国各地赴温州专题考察达310批次。2021年万家民营企业评营商环境,温州居全国第2位。

为什么是温州

民营经济是我国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有一种“56789”的说法,就是民营经济贡献了中国经济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还有90%以上的企业数量。

但这一数据在温州却是“99999”,即民营企业数量占温州企业的99.5%,民营经济对GDP的贡献超过90%,工业增加值占到91.5%,从业人员占到92.9%,税收收入占到90%。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研究员周健奇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谈到,浙南地区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民营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温州作为其中的典型代表,具有相当分量的研究意义。

温州城市风光。摄影/徐行

作为中国东南沿海重要的商贸城市,这里是民营经济的先发地区。制定了第一部私营企业条例,出台了第一个股份合作企业地方性行政规章,也是第一个实行金融利率改革的试点城市。

2021年10月,温州在全国民营企业改革发展典型做法新闻发布会上作经验推广,并入选全国民营经济示范城市首批创建城市。

国家发改委推广地方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典型做法72条中,温州入选30条,居各城市首位。

在探索民营经济发展时,温州做了相当多的尝试与努力。在近些年的报道中可以看出,其欲从民营经济的“先行者”成为“新标杆”。

温州对民营经济的重视,由此可见一斑。

毕竟民营经济,是温州的根基经济。

这便也不难理解,为何在今年的两会建议中,会特意提出将民营企业家节设为国家法定节日。

建议提到,这能增强民营企业家的荣誉感、获得感,提高民营企业家的社会地位,对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有重要意义。

公平与发展

今年以来,疫情仍在反复,原材料价格又大幅上涨,民营企业占比较高的产业链中下游企业和中小微企业,面临经营成本上升、应收账款增加、融资难融资贵等困难,经营压力较大。

为了稳住经济盘,从中央到地方都出台了多种政策,做好“六保”“六稳”工作,以期进一步减少疫情对民营经济发展的影响。

“从这两年的发展来看,过去众人担心的‘退出潮’并没有发生,民营经济不管是规模还是种类,都呈现出增长态势来,具有较好的韧性与活力。”周健奇说。

不过,发展的问题依然棘手。

周健奇认为主要是制度性问题、转型发展问题以及营商环境问题。“制度性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创新发展;民营企业转型遇到经济下行压力,冲击比较大;营商环境虽然一直在改善,部分地区营商环境问题依然突出。”

不过,温州的民营经济,有其特殊性:“顶天立地”的企业少,“铺天盖地”的企业多。

温州小企业多,大企业和明星企业缺乏,在基础性制度、财税支持制度、融资促进制度上天然存在弱势,在面对持续反复的新冠肺炎疫情和复杂严峻的国内外形势时,也面临着更大挑战。

对此,作为企业家的邱光和深有感触。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民营企业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和挑战。从外部看,疫情的不确定性和全球经贸活动的不稳定性导致了很多企业订单不足或不稳,加之原材料成本和人工成本上涨速度较快,加大了企业经营压力,特别是当前线上线下的税务环境和监管环境不够对等,也导致了线下实体的发展受到了一些挤压。

从内部看,很多民营企业还没有完成转型升级,产品创新不足、管理方式粗放、制造效率低下、品牌运营不够、企业文化缺失等问题依然比较突出。内外因素叠加,造成民营企业家发展的信心受到了一些影响。

温州民营经济面临的挑战,也是当下浙南地区乃至全国民营经济发展的缩影。邱光和认为相关节日的设立,对整体士气的鼓舞和信心的提振都有非常大的积极作用。

他提到,若建议通过,企业家节设立,应该以此为出发点,表彰一批优秀民营企业、优秀民营企业家,多渠道、多平台和多形式集体发声,宣传和弘扬企业家精神和助企扶企典型案例。同时,宣传民营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优秀事迹,并通过各种政企互动活动改善政商关系。

“聚焦一点,也是希望通过设定这个法定节日,呼吁社会以更大力度优化关系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法治环境、创新环境和市场环境。”邱光和说。

不过,周健奇提醒,设立节日虽然能为企业家群体带来积极作用,但节日不能成为解决问题的手段或制度,同时还应注意公平问题。

她说,“除了民营企业,我们还有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家,如何兼顾公平还需进一步探讨。”